三金司仪贾培德‧卖声不能卖一生

方面咨询 718浏览 12评论 来源:国际合乐娱乐_恒耀注册平台
三金司仪贾培德‧卖声不能卖一生贾培德是台湾知名广播人,也是配音员,而更广为人知的是他集台湾金马奖、金曲奖以及金钟奖典礼司仪于一身,三大重要娱乐界典礼的幕后配音由他一手包办。此外,也可听见他的声音出现在许多广告以及综艺节目上。声音会随着年龄变化,年纪大了声音不会那幺纯粹和嘹亮,贾培德明白声音演员的生涯不会太长,而他对公共议题和政策有浓厚兴趣,自高中开始的辩论训练促使他成立中华辩论推广协会,如果有一天不再以声音为业,他也许会选择政治相关工作,也希望通过推广辩论政策性议题,推动社会理性对话。“最佳影片,入围的有……”在台湾的三金典礼上,我们常会听见贾培德这把熟悉的声音。在过去几年,金马、金曲和金钟奖都是由绰号“德仔”的贾培德担任典礼司仪。“金曲奖最久,大概12年。”其他典礼他也担任司仪约有五六年,典礼司仪的工作给贾培德带来很多名声和工作机会,“在很多方面都给我很大正面助力,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一如他入行过程,不算一开始就有明确目标,但因着种种的机缘巧合,让他在声音演绎的路上走了许多年,而且相当顺遂。贾培德的母亲毕业于政工干校,也就是现在国防大学政治作战学院的前身,是出产政战人才的单位。她曾任警察广播电台广播剧团团员,贾培德在孩提时代就跟着母亲到警广上班。耳濡目染固然有之,但他从未想过以配音或广播为职业,仅仅是对这份职业有比一般人多了一些了解。在12岁那年,贾培德也开始在广播剧内演出一角,从此开启了他以声音演出的职业生涯。“我为甚幺会持续在这个行业,跟家人是没有太多关係的。对声音工作当然是有兴趣,自己也很喜欢玩声音,自己会拿着书本、拿着广告一直唸。我没有太过功利的考虑自己要从事甚幺工作,是真的很幸运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渐渐走到这条路上。当然收入不错就一直留在这行业发展,倒没有说要跟着妈妈的路或者爸爸的路。”机会影响机缘巧合加上一路上几个关键人物给予的机会,对他影响至深,让贾培德在行业内站稳脚步。1998年,20岁出头的贾培德就当上了警广电台主持人。当时的警广总台长赵镜涓在广播剧听见他的声音,于是把他找来当电台主持人。因为当时警广要年轻化,贾培德正好赶上这一波浪潮,成为电台主持人之一。“第一个影响我的是当时警广的总台长赵镜涓女士,她听到我在广播剧里的声音,警广想要年轻化,就特别打来问导播,再辗转问我有没有兴趣做广播节目,她是第一个贵人。”警广节目结束后,飞碟电台的陈乐融再把他找去飞碟电台担任节目主持人。当时台湾的广播天空刚开放,在飞碟电台的经验给了贾培德很多机会,也累积了很多名声和经验,对日后的他很有帮助,“打开这扇门的是陈乐融。”后来,贾培德在中央通讯社当编播,当时他的其中一名同事周震宇已是一名配音员,他听过贾培德的声音样本,主动问他是否有兴趣当配音员。“我这才开始去了解配音员这个工作。那时候我才20出头,没有多少岁,觉得有个赚钱的机会不错,也不讨厌配音的工作,就自然而然踏入这个工作。这几个人是我在事业上的转折起了关键作用的人。”声音有限制金嗓子会退流行很多人觉得配音或广播很好玩很想进入这个行业,贾培德却给了一记当头棒喝。声音有年龄限制,也受限于市场接受度,因此能在这个行业内待上多年的人是凤毛麟角。至于广播,因为收入不高,只能当成兴趣,或是自我完成的工作。贾培德没有经过任何系统化的语音或口语训练,完全是自学的。“语言是个长期的形塑,要长时间慢慢涵养、型塑,没有五年、八年很难吧,所以我都不建议大家来学当配音员。”比起配音,贾培德更倾向于从事广播工作。“广播有内容,配音没有内容,配音我顶多只能追求的是声音好听与否。可是广播承载着大量的文化。你要放甚幺在里面,音乐、历史,甚幺都可以放在里面,等于是一扇你向外界沟通的窗户,你想要赋予它甚幺功能,它都做得到。尤其对于当时年轻的我来说,充满抱负、充满理想,极度想要证明自己,有很多的话跟想法想要告诉大家。当然也想藉由大家的Feedback来给予自己证明。那个年代广播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自我完成的过程。”配音工作收入高,但充满风险,对声音音质有基本要求,不是人人能进入这个行业。而且金嗓子会退流行,要在行内待上多年并不容易。贾培德指出,无论是戏剧配音,抑或是广告配音,都对配音员的基础音质有一定要求,戏剧配音员的要求稍低,广告配音员则要求更高。因为戏剧配音员要求自然,声音即使不那幺纯粹或嘹亮,仍能胜任。广告配音员的声音必须特别,能成为一种标誌,也要能多样化表现声音。“以台湾的标準来看,这15年来对声音的要求没有以前来得高,大家慢慢地在追求自然这件事。现在的广告配音跟以前的广告配音表达方式已完全不同,对音质要求没那幺高。但是如果讲话声音很哑的,那真的完全不能当配音员,但这并不代表天赋的要求有多高。我们常常说音色低沉,音色低沉的人满地都是,因此最重要的不是真的是在于音色上,而是在于控制声音的技术上,这才是真正要成为配音员的关键的门槛。”市场接受度决定个人出路贾培德入行16年,深深明白这个配音员行业其实很窄。在台湾的男性广告配音员,能长期以此为业的顶多只有六七个。“每一年还是有很多人前仆后继地想要来当配音员,但是就是不成功。不成功的原因就是声音不被市场接受,这是讲不出道理的。”声音也许多了一丝阴柔,或者有一点点匠气,一般人,也许听不出来,也说不出所以然来,但都可能会被市场拒绝。“市场接受的声音流行会变,我们的工作风险是这一二十年我们的声音受欢迎,也许过三五年,你的工作瞬间就完全消失,市场可能对另外一种声音青睐有加,整个风格就会改变。”他明白配音的事业生涯不会太长。“一般来讲配到50岁吧,差不多都要退休了。以台湾广告配音员来讲,最大量的稿件就是促销稿件,促销广告稿通常很Hyper,要用高昂高亢的声音来喊叫。年纪越长,声音越低,纯度也不再那幺嘹亮,就越来越不能配这样的稿,工作就越来越少。50岁以后还能留在配音圈的屈指可数。”贾培德补充说:“我希望45岁就可以退休,看我自己的退休金赚多少。”贾培德的声音很值钱,配音价格以秒定,他的身价已算是台湾男配音员里头金字塔顶端的人。很多歌手靠声音吃饭,很保护声音,贾培德则不然。“我不会用甚幺特别方法保护声音,太累了,不想过那样的生活。”他坦言自己非常任性,“也因为我人生非常幸运,才容许我这幺任性,我同时任性,同是很感恩。”冲突与对抗促进理性思辨如果有一天,不靠声音吃饭,贾培德说也许就会往政治工作发展。他长期关心公共议题和政策,很希望自己能在这方面多加发挥。这也由于他高中时期就参加辩论社,长期的辩论训练让他对逻辑思考和反应的训练都有很深的扎根。因此,他成立了中华辩论推广协会,担任理事长,在工作以外,投身辩论推广,希望能在自己理想上侧面发挥一些助力。谈到理性对话,贾培德表示觉得台湾人确实还不习惯理性对话。“台湾也不是唯一这样的状态,中国的网民,美国的网民也都这样,不能否认台湾人还不习惯用理性思辨的方式,这也是为甚幺我要成立辩论学会的原因。不过话说回来,冲突跟对抗是理性思辨初始的开始,没有冲突,没有对抗,就没有办法了解彼此不同,没有开始思辨的动力。我宁愿把台湾近几年冲突比较多的状态,当成是台湾人开始学习理性的过程,我希望做这样的平台,学习如何对话和理性,要有冲突才发现这幺激进去解决冲突不是最好的,才会去寻找更好的解决方法。”Profile中国文化大学政治系学士、政治学研究所硕士,知名配音员、中华辩论推广协会理事长、舞台剧演员。曾任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1998年担任警广节目主持人,1999年开始配音,任广告和电视节目配音员,是金马奖、金钟奖和金曲奖的典礼司仪,也曾多次参与舞台剧演出。/副刊‧报道:叶君菡‧2015.05.20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